风栉雨沐

竹马成双,比肩为王。

世界会为你让路。

沉迷男色无法自拔。

一只坚定的盾吹。

爱包子,宁包塞包都爱。

嗷嗷嗷獒最帅!小胖世界第一可爱!


獒龙/昕博/胖雨/漫威粉/盾冬/偶尔吃盾铁寡盾…(或许我站盾all的?)/EC/福华(各种版本的)/楼诚/手帐……

【昕博】准星里的你 ❲上❳

窥屏窥了一整年,终于下定决心霍霍昕博了。都是胡乱写,有任何不对的地方请毫不留情地指出来吧,以及,OOC都是我的锅。 大概是一个(退役?)军人和人质(?)的故事。鉴于我实在太啰嗦,所以小可爱正式上线挺晚的。 可能会分上中下写完。给各位比哈特。 --------------------
许昕是个狙击手,准确得说,是前狙击手。

在他第二次让子弹堪堪擦着人质的耳廓呼啸着旋进暴徒的脑袋里时,伴随着耳麦里副队张继科的一声低吼,许昕一帆风顺的军旅生涯情况急转直下。

张继科的愤怒他不怕,但任务是远程指挥的,他怕指挥部的首长。

“一个军人首先要服从命令。我的命令是你不许开枪,你没听见吗!”

“首长,我的准星里只有恐怖分子,没有人质。这是最佳时机。”

“恐怖分子的情绪还不稳定,如果,在你扣动扳机的瞬间他动了怎么办?等人质出现在你准星里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离队吧。” 许昕如遭雷劈,几度嗫嚅着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把腰板挺得更笔直,向前方行了一个他这辈子最标准的军礼。恣意洒脱的青年儿郎,在转身的一刻滴下了不轻弹的泪水。


“啊———” 他从自己的梦中惊醒,豆大的汗珠沿着鬓角滚下来,窗外是如墨的夜色,身侧空无一人。 他梦见自己的准星里出现了人质,而且,只有人质。

人质有着一对圆圆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眼里满是未经世故的单纯和抑制不住的恐慌,他离他好近,意外的近,根本不是一个狙击手该保持的距离,近到他能看得见这个年轻人眼里的星星。

然后,他扣动了扳机。

“等你的准星里出现人质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后半夜注定辗转难眠。 失眠已经多少次了,女友不胜其烦,昨天刚跟他提了分手,接着就毫不留恋地收拾东西走人了,速度比他在部队上还快,简直像是早已预谋,可怜他在队里的时候还老调侃队友没有女朋友。

他拉开抽屉找药。抽屉里正静静躺着一支瞄准镜这是他在军队里唯一带出来的一样东西。除此之外,他身无长物地去,别无一物回来。 他把药拿出来,拐出来一个本子。心理医生说你这是创后应激反应,除了配合药物治疗外,建议你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 但这个本子到现在还是空的。

“写什么?我是违抗军令被开除,不是在中东或者北非的战场上看见战友血肉横飞。我这是后悔,后怕,还有想部队生活,想那群哥们儿了。”他想。

于是他在日记里依然是个恣意洒脱的少年郎。

评论(4)

热度(14)